學習「非法典知識」來提升個人競爭力

自從去年爆發金融危機以來,許多企業採行強硬措施以縮減支出,減薪裁員的消息經常見報,愈來愈多人感到焦慮並開始思考:「要如何提升個人的競爭力?」

讓我從一個故事說起。1934年,一個17歲的少女與同學相約,瞞著家人從苗栗跑去台中就讀醫護講習所,那時她們的志願是要成為助產士,民間稱為產婆。日本於1907年在台培育第一批新式產婆,不只從事助產工作,並提供產前產後有關的護理服務。日本政府嚴格執行開業證照制度,沒有執照不得任意替人接生,這些政策與措施使助產士走向專業化。

助產士講習所的法定學習時間為期二年,但少女接受了半年訓練後,指導老師 (醫師) 即赴日成婚。不得已她只好提前結束學業,手持老師開立的「已完成二年講習」證明信函前往台北參加助產士證照考試。1935年4月21日,在順利取得及格證書後的四天,發生了7.1級的新竹-台中大地震,當時她毅然趕往災區加入救人行列。三年後,結婚並生下長女,初為人母的她決定返回台中繼續之前中斷的實習訓練,至此可算是完成助產士的完整教育。往後的40年,她在所定居的鄉鎮總共接生了超過上萬名新生兒。今天這位高齡93歲的助產士依然健在,她正是我的外祖母。

我的外婆(臨時從網路上找到一張2007年的照片,左一是苗栗縣長劉政鴻,右三是文化觀光局長林振豐,右一和右二分別是我的大舅舅和大阿姨。引用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7/12/26/n1955531.htm)

讀者朋友可能會納悶,當助產士有什麼好康的?據外婆所述,她為貧窮家庭接生是不收費用的,一般接生一個嬰兒可以收到6塊錢紅包,當時一個普通公務員的月薪是28元。有時忙起來,一天接生3,4個小孩是常有的事。(想想看,今天有哪些職業收入比公務員薪資高出十倍之多?)

五十年前,助產士絕對是個非常具競爭力的行業。第一,她們的技能有市場需求。戰後台灣人口從1949年的七百多萬人增加至今兩千三百萬人,又以50至70年代增加速度最快,這個生育市場榮景足足維持了30年之久。第二,她們的市場沒有其他的競爭者。早年台灣婦女沒有多少人在醫院生產,民風保守也不會由男醫師接生,再加上領有合格執照的助產士數量很少,鄉村地區的接生工作幾乎全由少數一二位產婆包下。

今天我們所處的時代,還有哪些技能具有持續規模的市場需求,而且又不會有太多的競爭者同時擁有這項技能?每個人都很想知道答案的問題通常沒有一定的答案。判斷市場需求要靠眼光,擁有獨特技能則賴努力,兩者若要兼具還需要一點運氣。眼光比較講究天賦和經驗,我就不再討論,下面我想談談獨特技能這件事。

一般的大學不會教學生什麼獨特技能,學校所教的多半都屬於「法典知識 (coded knowledge)」,就是那些可以用原則,定理,規則,案例講述的東西。法典知識是基本必備的知識,所以精通這些知識不會讓我們的競爭力增加多少。

真正有市場價值的知識是「非法典知識 (non-coded knowledge)」,它們絕少完整地記載於書本中,因為許多非法典知識根本就只能意會無法言傳。我們常會稱呼那些具有非法典知識的人為「專家」或「師傅」,學習非法典知識的常見方法就是去當學徒跟隨老師學習 (醫院裡的實習醫師和研究所的學生有點像是學徒,只是我們不會那樣稱呼他們)。

另外一個方法就是靠自己用功努力,特別是要學會同化 (assimilation)。同化是指將新的概念或方法融入整合至已經存在的體系裡,它是吸收創造非法典知識的主要方式。常見的同化方式是將專業實務領域裡的元素與架構抽離出來,再利用其他領域 (例如數學) 所發展出的概念和工具來解決原本的問題。同化的學習過程難以透過學校正規教育來實現,多半是離開學校進入職場後才開始。

「資訊不對稱 (asymmetric information)」原本是經濟學的詞彙,多見於內線交易的解釋,它指交易的一方握有另一方所不知道的資訊。廣義來說,資訊不對稱在生活中也常發生,例如,二手車買主並不清楚汽車的性能好壞,但是原車主則是非常瞭解車子的真實狀況。又如指導教授其實並不能正確判定學生是否認真工作,學生自己才清楚到底每天花了多少時間力氣在研究上面。

更廣義來說 (糟糕,又犯了濫用其他領域知識的毛病),資訊不對稱讓握有資訊的一方站在有利的地位,資訊較少的一方,譬如說公司組織或其他的競爭者,就必須設計一套誘因制度來克服劣勢,以誘使資訊較多的一方透露所擁有的資訊。如果你擁有的非法典知識是別人所缺少又亟需,同時還受到法律保護,那麼你的個人競爭力將因此提升,所謂的誘因制度其實就是對方必須提高你的個人薪資或購買你所擁有的這些資訊的價格。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無關線代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學習「非法典知識」來提升個人競爭力

  1. gogosister 說道:

    談到提昇個人競爭力,想到前陣子台大化工某教授出的一本書"續"解釋一個日本人提的π(拍)型人理論,拍的一隻腳就是第一專長,另一隻腳就是第二專長,特別是第二專長要跟第一專長能夠銜接,而非再重新學習一個另外與第一專長無關的新專長,上面那條橫橫的槓大概就是銜接第一跟第二專長,及所謂的跨領域吧;今日又聽到資深政論評論家胡忠信說一個人必須至少具備三個專長(他是從立委王雪峰拾荒有感而發),我越聽越覺得焦慮,那再過個幾年之後每個人是否都要像變形蟲或是三頭六臂的怪獸一樣擁有五六個專長阿@@?老師覺得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