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網友gogosister有感個人競爭力的焦慮

網友gogosister留言:

談到提昇個人競爭力,想到前陣子台大化工某教授出的一本書《續》解釋一個日本人提的π(拍)型人理論,拍的一隻腳就是第一專長,另一隻腳就是第二專長,特別是第二專長要跟第一專長能夠銜接,而非再重新學習一個另外與第一專長無關的新專長,上面那條橫橫的槓大概就是銜接第一跟第二專長,及所謂的跨領域吧。

今日又聽到資深政論評論家胡忠信說一個人必須至少具備三個專長(他是從立委王雪峰拾荒有感而發),我越聽越覺得焦慮,那再過個幾年之後每個人是否都要像變形蟲或是三頭六臂的怪獸一樣擁有五六個專長阿@@?老師覺得呢?


答曰:

最近報載王雪峰和她夫婿的例子是統計上所稱的異常值 (outlier),沒有必要因為一個異常值而過度焦慮。

社會上專家學者提出的各種訓勉年輕人的綱領都是依據他們過去所累積的經驗在預測未來,方法大致如下:

設 S 代表成功的人生,X 表示各種已成立的變因與條件所構成的集合,P(S) 稱做社會所公認成功人生的事前機率,我估計大概是10%,也就是說每100個人中有10個人是成功的。

再來,條件機率 P(S|X) 稱做成功人生的事後機率,也就是說變因 X 成立後,我們最終能夠成功的機率。每位專家學者和趨勢大師都在「估計」成功人生的事後機率值,他們設法尋找 X 使得 P(S|X) 能最大化。好比說,如果你擁有 A 學位和 B 證照,令 X={A,B},那麼你成功的機會 P(S|X) 會比 P(S|Y) 大,而 Y={精通線代} (不好意思,又把線性代數給扯進來)。

不過,他們很少能估的準 (也包括我自己之前提出學習非法典知識的方法),原因有二:(1)環境是動態的,自從世界經濟逐漸全球化後,變化的頻率與震幅愈來愈高且大。(2)專家和大師常把事後機率 P(S|X) 與可能性 P(X|S) 弄混,可能性 P(X|S) 是指成功人士中有 X 條件的機率值。譬如說,我們發現成功人士多數是勤奮的,假設 P({勤奮}|S)=0.9,而非成功人士 (以 NS 表示) 是勤奮的可能性也不很低,假設 P({勤奮}|NS)=0.6。利用貝氏定理可以計算成功人生的事後機率:P(S|{勤奮})=(0.9*0.1)/(0.9*0.1+0.6*0.9)=0.14,也就是說,勤奮的人當中最後能夠成功的有14%。

勤奮工作而成功的事後機率竟然只比事前機率(管你有沒有努力)10%多出4%而已,太恐怖了,難怪這麼多人會愈來愈焦慮。可是這件事怎麼從來沒人跟我們說過?其實是有的,自古以來許多智者早就發現這個事實真相,他們用文學,音樂,藝術,哲學甚至宗教來抒發,並提供世人各種安慰。他們的絕招是勸導人們重新定義 S,到底什麼才是所謂的「成功的人生」?為 S 換一個定義吧!並讓它的事前機率 P(S) 盡可能的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答讀者問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