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有高等教育泡沫?

2009 年 4 月 28 日華爾街日報刊登一篇 Ian Johnson 撰寫的「中國大學擴招易 學生就業難」,該文指出中國大陸正面臨高等教育過渡膨脹造成的大學生失業問題,以下引用中譯文內容:

 
大學生沒工作的情況以前在中國很少見。但現在隨著中國遭受 20 年來最嚴重的經濟滑坡,失業大學生的人數急劇膨脹,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程度。去年的 560 萬畢業生中至多有三分之一仍在找工作,而今年又將有 610 萬應屆畢業生進入勞動力市場。給大學畢業生找工作突然之間成了一項全國性的工作重點:本月早些時候,中央政府下令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接收更多的大學生就業,以維持中國的全面穩定。

 
中國正經歷一場“高等教育泡沫”,其程度與全球信貸泡沫相當。在政府要求之下,中國的大學(絕大多數為公立性質)這 10 年來的招生人數以每年高達 30% 的速度遞增,並興建了大量新校區。資金問題不足為慮:招收更多新生就意味著能收來更多的學費,用以償還為擴招提供資金的貸款。但這樣的計劃其實是太過樂觀了,中國數百所大學背上了沉重的債務負擔。

 
對中國遠期前景來說更嚴重的後果是,擴招速度太快,同時償還債務的壓力太大,使得許多學校簡直成了文憑工廠,教出來的學生素質低下。張衛東的計算機專業學歷是在一所中醫藥類的大學獲得的,那所學校以前根本沒有開設過計算機課程。他滿面愁容地迴想起大學時代人滿為患的教室和學習資料缺乏的情況,他說:「我不知道這樣的教育到底有沒有價值?」

 
數字會說話。該文引用中國教育部資料呈現近十年中國在校大學生人數變化情況。1998 年中國大陸有 340 萬在校大學生,到 2008 年暴增至 2,150 萬人,足足增加了六倍之多!究竟是什麼理由讓中國政府決定廣開大學之門?該文說:

 
回顧中國歷史,大部分時候高等教育都僅限於中國儒家精英階層。1949 年中國共產黨執政也沒有帶來明顯變化,大學教育只屬於中國的一小部分人口...1998 年情況出現了變化。在亞洲金融危機當中,時任中國總理的朱鎔基認為中國需要採取大膽的舉措。他下令中國的大學打開大門。朱鎔基認為,一支更熟練的勞動力大軍能夠提振國內消費,有助於降低中國經濟對出口的依賴。

 
於是,為容納數量劇增的新生,中國各院校共投資了將近 1,000 億美元建設新校區。幾個月前,我的一位同事前往上海交大參觀,對其寬敞校園和龐大建築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感慨地說:「相較之下,我們 (指新竹交大) 實在是太寒酸了。」

 
中國高校領導人又是怎麼看待大學擴張呢?文中提及:

 
學校的管理人士對增長表示歡迎。在數年前發表的一份採訪中,南京中醫藥大學的前校長項平表示:擴張是一個提高威望的機遇。項平說:自己出國參加會議時,由於學校規模太小,外國教育人士沒有把他當回事。在 2006 年接受採訪的時候,項平說,他們已經將他視為是一所大規模綜合性大學的校長。他表示,這是很大的進步。

 
擴張是很大的進步?那麼大學擴張之後,果真培養出一支高水準的勞動力大軍嗎?該文沒有直接回答,但是點出以下現象:

 
儘管專家們表示中國需要中級技術工人,但許多高校傾向於提供英語、旅遊、行政、新聞和法律等專業課程項目來吸引自費學生。這些課程成本較低,不需要大舉投入添置必要設備,又迎合了中國人的心理。中國人將教育視為踏上仕途或通向其他白領職位的途徑,而不是接受培訓從事技術工作的手段。

 
最後這段話講到重點了。不止在中國,台灣也沒人會(敢)反對廣設大學。和中國大陸不同的是,台灣廣設大學此一教育政策是教改的產物,更是順應民意的結果。下圖顯示台灣近十年高等教育畢業生人數的變化情況,1987年台灣有 4 萬名大學生畢業 (未於圖中顯示),1997 年畢業的大學生有 8.5 萬人,到 2007 增長為 23 萬人 (含公立院校 6 萬人與私立院校 17 萬人)。不輸人,台灣花了 20 年功夫,也培養出六倍的大學生。

e795a2e6a5ade7949fe4babae695b8

台灣高等教育畢業人數變化

 
長久以來,擴張教育規模與支出一直是我們政府的施政重點,其動機既符合經濟利益,也有彰顯道德的立意──提高人力資本素質並促進社會階級流動。問題是到底高等教育要擴張到什麼地步才能獲取長遠的經濟社會效益又不至於浪費國家資源?教育專家們好像也說不清楚。

 
不論任何國家,教育水平差異總會造成一定程度的所得差距。開發中國家 (包含二十年前的台灣) 培養的高等教育人口少,供不應求的結果自然拉高擁有大學文憑者與其他人之間的所得差距。這種環境之下,附著於個人的高等教育顯然是一項頗具吸引力的投資。

 
但在 2007 年,台灣有接近 32 萬小學畢業生,24 萬高中職畢業生,和 23 萬大學畢業生。正當眾人大聲高喊「給我十二年國教」,殊不知我們的大學教育其實已經快變成義務教育了。

 
台灣是否也正經歷高等教育的泡沫?相較於未來可預期的回收,高等教育的價值是否被高估了?學生又是否面臨過度教育投資的人力資源錯置?

 
這些問題也許不容易有肯定的答案,不過對岸中國大陸的教育和就業市場現況提供了一些線索:

 
南京中醫藥大學遷到了南京郊外的仙林大學城。這處大學城佔地 42 平方英里,除中醫藥大學外還有 11 所其他大學。學校大門口裝飾著噴泉,還有一塊從附近山上採集來的巨大的奇石。

 
古典中醫理論方面的學者、前校圖書館館長吉文輝看到圖書館藏書增加了一半,而在校學生人數增加了 11 倍,達到 17,000 人。這所大學有 1,200 名教師,僅僅比擴招之前增加了 20%。新圖書館屋頂漏水,缺乏許多基本的電子工具,比如學術資料庫。

 
吉文輝說:擴招的理由跟社會需求毫無關係。教育系統是在追求經濟效益。

 
沒找到工作的計算機專業學生張衛東說:儘管他的學位聽起來很有用,實際上得到的培訓很膚淺。跟這裡的其他學生一樣,他說,規定應該上 4 年的課程只上了 3 年。學校的安排是讓學生用大四的時間找工作,就像他現在這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無關線代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