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

十九世紀工業革命之後,世界上多數國家的人民從小便被強迫去做一件相同的事——上學。一百年來,接受基本教育成為各國公民的一項新義務,它與納稅、徵兵和服勞役不同的是,人民被告知:接受教育可以增進個人與群體未來的福祉。

現實是,多數人可能都不喜歡上學。為什麼?從瑞士畫家 Ambrosius Holbein 在西元 1516 年為一間學校所繪的廣告牌可以找到答案。圖中有二名青少年坐在板凳上做功課,右側有位婦人手指著書頁在指導年紀較輕的小朋友閱讀。圖左的講台旁,一個約十歲的孩子正朗讀一本翻開的書,仔細看,頭戴紅帽的老師手上握著一根藤條,隨時準備出手。想像一下,如果美國的自由女神是一名老師,那麼她手上應該拿者一本書並舉著一根藤條 (而不是火炬)。幾個世紀以來,書本與藤條一直是老師的象徵。

大家可能覺得奇怪,家長怎麼願意將自己的骨肉送去這種體罰學校?原因是學校教育被人們視作必要之惡。當事人,就是正在學校受苦的小朋友,他們可不這麼認為,他們說,學校要是能像遊樂場一樣,那該有多好。荷蘭畫家 Jan Steen 很可能極度厭惡上學,在這幅標題為 A School for Boys and Girls 的畫作裡,二位老師完全無視學生無法無天的行為。一個女孩躺在地上枕著書本睡大覺,這或許是很多人年輕時的夢想。畫中右上方有隻貓頭鷹──智慧的象徵,下邊有個男孩手中握者一副眼鏡示意要遞給貓頭鷹,暗指荷蘭的一句諺語:「如果貓頭鷹不願睜開眼睛看,那給它眼鏡和光又有什麼用?」這句話對畫中的老師和學生都很適用。

Jan Steen 教室風情畫的靈感源自於文藝復興畫家拉菲爾的名畫「雅典學院」,該畫可能是人類憑想像創造出最理想化的學校。上課地點是豪華氣派的大廳,左右兩邊牆上擺放阿波羅及雅典娜的雕像,中間禿頭長者是柏拉圖,身旁是西方智者的代表亞里士多德。數十位橫跨不同年代與地區的哲學家,藝術家和科學家正熱烈地爭辯,有人沈思冥想,有人展書閱讀,或立或坐或臥,這幅畫徹底彰顯了學術自由的高貴氛圍。

在真實世界中,現代的大學殿堂是什麼景觀?其實現代和幾百年前的中世紀情況差不了多少。在這幅描繪義大利中世紀教室的畫裡,老師坐在高台上講課,最前排學生昂首聽講,第二排穿紅衣的同學正專心閱讀面前的書本,第三排著藍色袍子的傢伙已經趴下昏睡,教室末排角落有兩個學生窩著竊竊私語。畫中其他人要不是東張西望,就是瞠目發呆,不過,他們心中都有一個共同的期待,那就是老師終於說道:「今天就講到這裡。」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無關線代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上學

  1. J 說道:

    呵呵.. 有趣的一篇。去哪裡找來這麼多教室畫作? 厲害。

  2. Min 說道:

    這好有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