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定斯基

我們習慣在畫作中尋找意義,康定斯基卻說我們只需單純地站在畫前,跨越表象的有限世界,放任想像力帶領我們去辨識當中的色彩與造型即可,如此便可體會抽象當中的系統與秩序[1]

 
在康定斯基的畫作裡[2],我辨識出矩陣、基本列運算、矩陣四個基本子空間、不同風貌的線性變換、隱藏的線性相關向量集合、崩解中的基底、\mathbb{R}^4 裡的殘破子空間、錯誤的行列式運算、投影至行空間的向量,最叫人吃驚的是畫裡竟然有執行了一半的 Gram-Schmidt 正交化過程,只可惜沒發現奇異值分解的蹤影!

背景音樂:Often a bird,Wim Mertens  作曲

Wim Mertens 在80年代初從比利時崛起,以其卓絕的音樂才華和多產的作品迅即在歐洲轟動,並位列前衛音樂的榮譽殿堂。Wim Mertens 是典型的新古典音樂家,其精緻淡雅、清新怡人的音樂吸收了20世紀新古典音樂的精華,尤其是對簡約派技巧的運用,更賦予音樂高度凝練的形式美感[3]

 
引用來源:
[1] 抽象畫先驅康丁斯基/Kandinsky,http://www.owls.tw/post/1/377
[2] youtube 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62BRsqEruE
[3] http://cn.last.fm/music/Wim+Mertens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無關線代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則回應給 康定斯基

  1. ALeaf 說道:

    The music of Wim Mertens is as compact as linear algebra. From your blog, you open windows for us with beautiful view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