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超脫現實的魔幻魅力──細品《陰陽師》

哈洛‧卜倫(Harold Bloom)說:「善於閱讀是獨處所能帶來最大的樂趣之一,因為這種樂趣最能撫慰人心。」當我們困在一輛壅堵於車陣的巴士裡,閱讀日本作家夢枕獏的小說系列《陰陽師》引領我們超脫現實進入幻境或可稍減無聊煩悶之苦。

 
〈迷神〉開頭寫道:

櫻花盛開了。愈是沉沉低垂的樹枝,愈是密密麻麻地開滿櫻花。

沒有風。連吹動一片櫻花花瓣的風都沒有。陽光自青空照射在櫻花上。

安倍晴明宅邸──源博雅坐在窄廊,與晴明一起觀看庭院中那株櫻花。兩人面前,有盛酒的酒瓶與兩只酒杯。酒杯是黑玉製的高腳杯。那是夜光杯。

 
《陰陽師》描寫明暗未分,人鬼妖物共處的日本平安時代,陰陽師安倍晴明與武士源博雅如何洞察人心,聯袂破解一樁樁詭奇案件的故事。夢枕獏構築了一個遙遠幽暗的神秘氛圍,以典雅的敘事方式寫神鬼靈異,並透過恬淡飄逸的安倍晴明與耿直忠厚的源博雅兩人之間的對話探討人生哲學問題。鬼魅妖物因何而生?人何以起心動念?陰陽師安倍晴明用「咒」來解釋世上一切事物皆源於人心的牽動與羈絆。當源博雅看見一片櫻花瓣飄落,內心感覺很美或為之動容,便表示在內心已萌生了「美」這個咒。同樣地,我們閱讀《陰陽師》也能夠於內心萌生一種「美」的意境:

博雅從懷中取出葉二。那是朱雀門上的鬼魂送給博雅的笛子。博雅將笛子舉到唇邊,不疾不徐地吹了起來。別說是人了,連天地、精靈也都感應到博雅的笛聲。大地裡的靈氣悄悄聚攏在茅屋四周,天空也無聲無息地降下溫柔靈力,飄落在茅屋上。博雅依然不疾不徐地吹著笛子。

 
陶醉在源博雅的笛聲,我們聽不到巴士沉悶的引擎聲、車廂裡乘客們的歡笑聲和聊天聲。就這層意義來說,閱讀阻絕了外部世界的雜音。

 
後註:數年前交大出版社邀稿,刊登於「達人談閱讀」專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無關線代。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